ECOLE LESAGE 【法式刺繡】時尚史學程 LEVEL.4 – 1940s – EP.1

by Liliane

History of Fashion curriculum – 1940s

此篇文章為舊文移植

原文內容創建於2021/11/08 目前學院與課程皆有調整,本篇僅供參考。

來到了Lesage時尚史刺繡學第四階段 – 1940年。這裡我想我必須重新介紹一下課程編譯,因為一開始我的法語能力完全不夠支撐我來做這方面的解釋,紀錄刺繡課程的重心也多數偏向“情緒抒發”與基本製作過程的流水帳式書寫。但如果想要更加深入的解釋Lesage中所學習到的法式刺繡資訊,較為重要的Lesage家的刺繡藝術史還是得拿出來說一說的!
(當然這裡還是先以學程安排為主,如果有機會我再特別寫一篇關於Lesage的傳奇故事吧。)一開始我所記錄的“Level 1”的正式名應該是 – Michonet 。這個東西怎麼用中文形容?那就讓我們從1858年講起。那時 – Albert Michone創立了Michonet繡坊,這位刺繡技法高超的繡師在當時便開始創造許多我們沿用至今的刺繡技術與圖騰。這是巴黎,甚至是世界的高級時裝的誕生之初,Albert Michone的合作對象包括高級時裝之父查爾斯·沃斯(Charles F. Worth 這應該算是繡坊的金主爸爸,因為繡品主要提供給他的時尚沙龍使用)、Jeanne Paquin和Vionnet。

1924年,François Lesage 的父母:Albert Lesage與Marie-Louise Lesage接管了Michonet繡坊,這是Lesage刺繡坊的開端。Lesage刺繡坊這100多來的歷史長河,就是一座活著的法式刺繡博物館。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他們製造了4萬個(以上的)刺繡圖騰,擁有超過60噸以上的材料與樣品庫。最令人感到讚嘆與感謝的是,這些從開始至今的繡樣還保存在Lesage的繡坊裡。

所以,這些故事的起點一切都要回歸到Michonet先生身上,感謝Michonet讚嘆Michonet!那在Michonet課程(Level 1 )之後,就是按照時尚史中的演變向那些刺繡樣本學習!簡單帶過一些教學大綱跟起源,接下來我們回到Level4 – 時尚史中的1940年代!

– 花俏閃爍的材料們 –

一看到緞面的底布我就腦袋一陣轟隆!原因沒有其他,最主要就是因為知道這次是真的完全看不到作業過程了!然後也知道要先繡完所有線稿才能無縫接軌到接下來的作業,這可是一點閒都不能偷的前置作業過程啊(而且通常我都會原因不明的拖延症發作,真的壞習慣不要學)再轉眼看到那些平片亮片的葉子,我瞬間覺得這又是一場修羅中求進步的戰鬥過程啊。

除了金屬線(右邊)手縫線(黑色、灰色)純蠶絲(水藍色)以及各種緞帶、珠子、亮片之外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清楚左下角那個銀光閃閃的東西?那個是“Lame métallique”(完全不知道中文要如何翻譯,但保證不是字面上翻譯的金屬羊駝就對了)是屬於刺繡中的貴金屬,目前查到有幾間公司有在販售。法國的部分基本上都是跟里昂的公司合作,那基本消費額大概五百歐起跳,每次買單項產品都是秤斤論兩在賣的,完全不提供零售服務。至於我怎麼會那麼清楚,我是不會承認我軟磨硬泡跟老師要到關鍵字,用了簡直抓猴的技術在網路上大海撈針之後自己跑去里昂(真滴蠢,可以打電話問啊!)後直接碰壁,連樣品都要不到的悲劇收場⋯⋯我是不會說的⋯⋯
所以在上課時,老師十分慷慨激昂的講了Lame métallique的製程跟匠人精神並且提到那美麗的年代,是如何使用這些美麗的東西,讓我在一開始就對課程充滿了無限的敬意!畢竟那可是誕生在1940年代啊!!二戰時期與戰後的動亂之中,可見越是震盪的年代,越能激起人類追求美麗的慾望啊!

– 懷著戒慎恐懼的心,一針一線的開始打底稿 –

其實到了Level 4,技術性上來說,已經沒有太依賴草圖。大概就是看過以後能夠記得個大概,就開始瘋狂作業。其實應該是腦袋有分配工作順序的一個雛形,加上同樣的作業流程都會一起執行,所以速度上快了很多!在管珠方面有兩種技術,一種是一顆做一個stitch,所以算是一個一個慢慢接著串連作業,但我自己比較喜歡一次拉一排所要的長度後再做stitsh,除了比較快之外,也很快就能知道在邊緣轉折部分排幾顆珠子比較好看,不至於說前一排跟正在做的這排因為珠子的數量差距太大導致圖案不好看。
不過我自己覺得作品最後呈現度是差不多的,下面這張圖可以讓大家參考一下。

– 追求快速與整齊的我,比較喜歡一次拉一排的作法 –

藍色部分是一次一排的管珠作業線條會比較銳利一點,兩邊紅色的都是一顆一顆作業,但也不會說線條不好看,依舊很美。之後還會有看到管珠的時候,按照顏色分別不同的手法,大家可以多加比較,然後自行操作試試!

緞面作業最讓我頭痛的還是小珠子,因為當時真的不習慣完全看不見背面的作業。除了要不斷確定很惱人之外,還有一個不小心,都快做完輪廓才發現中間段少了一顆珠子的那種無奈感。雖然可以用補珠的方式,但礙於線條上不夠流暢跟完美。我毫無例外的都是整組拆掉重做,所以一路又把自己逼上梁山,差點又不小心開天窗。

– 那些個曾經讓我夜不能寐的珠珠們 –

經過了頭痛的小珠子之後,完全不意外的又是面對平片的時候了!啊哈哈哈哈!還記得那時上課時,剛好有新同學加入法繡的初級探索課程,還記得是位說話極度溫柔的德國女孩。她一邊興奮並感動著跟老師訴說,法繡是她的夢想,能接觸到真的無限歡愉;一邊哀愁的說“但是這些亮片真的讓我十分辛苦啊⋯⋯”(真是溫柔善良的好孩子,我記得我一開始推亮片可是一邊碎念國罵一邊抖腳的熬夜狂推)剛好那天的老師是一個會把OS大聲朗讀出來的瑰寶,她就非常戲劇性的說「亮片!?喔!!亮片!!那些美麗的小妖精們,誰會不喜歡他們閃亮亮的樣子啊!」說完後當然搭配法國專業狀聲詞嗚啦啦,並且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結果我不知道是中邪還是也被影響,竟然毫無遲疑地回答「亮片!?喔!亮片!那些來地獄的試煉!怎麼會有人喜歡製作他們啊!!」結果當然果不其然的有同學爆出哄堂大笑,甚至連老師也說:「也是啦,這不是個簡單就能到達的美麗啊。」
好,除了我自己把自己嚇出一身冷汗(天知道我怎麼會接話,我真的應該是瘋了)其實也蠻訝異許多新手對於亮片都有無盡的嚮往與恐懼啊,算是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吧!

batch_IMG_3152

– 2021年4月的我,為了這小小一塊,整整花了一整個下午六小時的時間才完成 –

batch_IMG_3151

– 不免俗的還是要秀一下背面作業,因為之後會變得很亂 –

至於繡圖在緞面上的呈現,基本上學校是只有印刷單面,但另一面也可以利用打光之類的技術照透過去。但是為了精確作業,我還是把所有該描邊的全部描邊(就是用鉤針把輪過都勾出來),也很開心自己堅持著這樣的技術,直至現在都沒有想過要簡化他們。有時候習慣的養成甚至比技術更需要堅持跟信仰啊!
學習到Level 4 之後,更多發想誕生於生活之中,這點改變算是我最明顯發掘的一個轉折。每每看到漂亮的圖騰與創意,腦中就會自動聯想到刺繡表現;接下來就是花時間繪製並思考要怎麼去用已知的技法與材料把那些東西表達出來而且平衡整體的感覺。這些真的是無價的收穫,並且受用無窮!

– 最後附上我當時極端沈迷的工作配樂:鐘樓怪人歌劇 與工作場景 –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

請幫我按五下Like(使用Google或Facebook帳號免費註冊),支持我創作教學文章,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完全不會花到錢,感謝大家。

You may also like

1 comment

sea 12/02/2022 - 06:56

不知道為何,看完這篇後我狂笑,好想點100個讚。
也感到其中裡面人物對於法繡的熱情。
我似乎看到妳們閃閃發亮的眼睛耶~

Reply

Leave a Comment|發表評論